海寧日報電子報訂報熱線 87235130
搖啊搖 搖到外婆橋
2021年01月13日 16:47:28

搖啊搖 搖到外婆橋

大潮APP
2021年01月13日 閲讀數:
+關注

文 梅雨


每當聽到“搖啊搖,搖到外婆橋”的童謠時,常常會想起“搖船”的故事。海寧乃江南水鄉,鄉間河網密佈、阡陌交錯。上世紀八九十年代,各生產隊通往集鎮的道路基本上都是曲折的土泥路偶有石塊相間,鄉親們田地裏幹活,出門辦事,除了肩挑,主要還是依靠密如蛛網的河道中那川流不息的大小的船隻,送繳公糧、出售油菜籽、賣麥子、碾米,裝運貨物和建築財料……全靠船隻運輸。“搖船”便成為隊裏一種農活。

海寧素有“天下有三苦,搖船、打鐵、磨豆腐”之説。可見搖船為最苦之活兒,因無論如何搖船都在野外,日曬雨淋、風雪霜寒,無一能免。有民謠唱曰:“水裏搖船水裏歇,水裏搖船能得幾個大銅錢?六月曬的泥鰍黑,十二月凍得紫蝴蝶……”船工終年在水上奔波,披星戴月,絲草蓑衣,其清貧艱苦及辛勞盡在歌謠中。

説起搖船,會搖船的人收放自如,悠然自得,時而一手拉繃,一手搖櫓;時而放掉櫓繃,單手握櫓,船兒收放自如,平穩前進。

搖船這活兒看似簡單,人站在船艄上,就在這一推一扳之間,依靠櫓葉在水中的自由搖擺,讓河水反作用於櫓葉推動船身前行。記得,老師曾在物理課上曾説,這是人類模仿魚尾在水中擺動前行的物理原理仿造出來的。

記得上世紀六十年代末,回鄉務農,那年我18歲。除了學會農活,作為一名農民必須學會搖船。不單是外出搖船掙工分多,更是標誌着能否算一個合格的農民,因此,父母常對我説:“走得路來,牽得磨來;牽得磨來,便宜搖得船來。”鼓勵我學會這一活兒。

但是,“看人挑擔風飄飄,自個挑起叫啊喲!”意思是説看人挑擔不吃力,自己挑起來就難喲。那時第一次學搖船,和隔壁家的大叔一起為生產隊裏運河沙。那是五噸的大船,船較大,船身較穩。船上有三位老手,和我一個新手。我扛着一櫓與一櫓繃繩,來到船埠頭。那櫓由櫓手、櫓葉部分組成。櫓手是一根長約二米多的圓木頭,上端稍細,以成年人的手掌能舒服地把握為宜;櫓手上端為四方形,底部有一鐵環,為勾櫓繃繩之用,其下漸粗與櫓葉相聯接;櫓葉為一塊上窄下寬的樹木板,長約二三米;櫓葉上部有兩個半圓形的凹孔,俗稱“櫓眼(櫓柱孔)”,用於調節船櫓吃水深淺。我將櫓放置於船艄。一眼看見船尾後艄橫樑上有一櫓柱子(俗稱櫓人頭),櫓柱孔(櫓眼)正好套入櫓人頭。

上船後,大叔來到船尾,抓起櫓繃繩,勾住櫓手上的鐵環,另一端勾住船弦處的鐵環,一手將櫓放入河中,一邊瘵櫓眼按於櫓柱上,這櫓便可以櫓柱為支點左右擺動,如魚得水,無拘無束地自由前行;如此,櫓、櫓繃繩和船弦形成一個四角梯形。大叔將櫓一推一扳,試了試,櫓繃繩的長短,大抵根據船身吃水的深淺和搖船人的身高而定。叔説了聲“開船”!我用竹篙用力一撐,船向河中央走去。叔搖着櫓,有節奏地推來扳去,船慢慢向前駛去,發出咿呀欸乃搖櫓的聲響。出了小港,叔叔對我説:“你是新手。”先拉拉櫓繃繩,感受感受推磨與搖船的感覺唱片滋味。櫓繃繩一般是用棕絲編制而成,兩頭細、中間略粗,非常精製和漂亮,上端有一個S形的櫓扎(掛)鈎,一端勾住櫓手上的鐵環。剛上手,不知是咋回事,叔推我也推,叔拉我也拉,合不到一塊。一邊的小叔,笑了,到底是第一回……指導我説,你跟你大叔動作應相反,他拉你推,他推你才拉,感受其節奏。我越想合着大叔一前一後,一推一扳的節奏,越是不行。我琢磨着,慢慢地領會其意,合著了叔的節拍,熟練的拉了起來,一推一拉,慢慢品嚐搖櫓的味道。第一步學會了,接下來要學搖船了。小叔説:“拉櫓繃繩是一拉一推,搖櫓也是一推一扳。”我幫你把好櫓眼,管住櫓柱,不讓它逃離櫓人頭。我雙手握住櫓,那二隻手就不聽使喚,剛往外推一把,一不小心,推重了,櫓孔脱離了櫓柱,滑了下來。叔隨即將櫓裝上櫓柱頭,我用力一拉,櫓又滾了下來;再推,櫓又倒了下來……大叔在一旁説,彆着急,越急越不行。櫓繃繩和櫓總是配合不起來,不是櫓倒了(櫓柱滑出櫓柱孔)就是用力過猛一個撲空,人也險些掉到水裏,嚇出上身冷汗。於是,在叔的指導下,我放下心,沉住氣,甩開手,漸漸地有了感覺,一步步掌握要領。俗話説“熟能生巧”,在叔的悉心幫助指導下,經過多時不斷的學習,櫓不再倒了,人也不會撲出去了。

在歇息時,躺在船倉,聽船櫓咿呀咿呀伴隨着潺潺的流水聲,猶如《二泉印月》的琴聲和涓涓小溪流淌山澗……又似淙淙古箏曲優美柔和。

以後哪,生產隊裏搖船出差,去到周邊的海鹽、桐鄉、平湖、嘉興、崇德以至杭州、上海經濟等地……隊裏捻河泥積肥,去糧站出售稻穀或油菜籽,去繭站售蠶繭,去鎮上購物……更讓人高興的是,搖着披紅掛綠的綵船,去到女家為弟侄輩娶親,那河港裏充盈着歡笑聲、嘻鬧聲、鑼鼓聲、鞭炮聲、歡快的樂曲聲,一路都留下我的身影……

記得,我曾搖船至嘉興,多次來到南湖紅船旁,靜靜地聆聽紅船上發出的那欸乃咿呀的櫓聲,是這櫓聲,搖動着這艘紅船啓航,搖出一個百年偉大政黨,帶領全國各民族奮勇前進,進入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,以至實現共產主義的光輝事業。

如今,我仍喜歡聽咿呀欸乃的櫓聲,這聲音猶如兒時的“搖籃曲”,成了我人生的一個符號。

精彩評論
登錄一下
猜你喜歡

海寧新聞媒介

大潮APP

海寧發佈

海寧日報

大潮網